第九十四章 扶乩_灵境行者
笔趣阁 > 灵境行者 > 第九十四章 扶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四章 扶乩

  见天下归火和元始天尊脸色难看后者更是爆了粗口,但孙淼淼绷着小脸略显凝重的凑过来,地理我看看。

  看完物品信息后孙淼淼的小圆脸立刻垮了下来,半小时只能开一次门,要打开大门得等黑夜降临之制。

  赵城隍和翟菜看宗门锁信息后都化作了雕塑面孔僵硬,一动不动。

  第一个半小时,他们打开是董法州师的房门,随后黑夜降临大脚怪红鸡哥死亡出局。

  众人在第二个半小时打开了单传骑士的房门,要打开大卫的门得等第三个半小时,但在那之前对会就有一次黑夜将临,而黑夜将临的话必有人死。

  死者房间的线索将被永久封存,赵城隍沉默半晌,颇有些咬牙切齿的说:“我忽然觉得红鸡哥是对的,当时选择战斗副本会不会更好。”

  下一个黑夜降临不管是谁死都会让队伍失去部分重要线索,让推凶难度无限拔高。

  翟菜叹了口气随后笑道:“不选择战斗画卷队伍里必有死亡,相信我一个八级难度关卡,我和句芒只能保证通关无法保证队伍无损,而选死择迷案。虽然可能团灭,但也是唯一有机会无损通关的。”

  “咱们华国不是有句老话嘛博一博单车变摩托。”

  孙淼淼叫纠正道:“这不是老话,这是网络俗语。”

  “无所谓,无所谓!”翟菜槛尬了一下摆摆手。

  正儿八经的分析道:”其实凶手已经锁定,在董法师丹尼尔和狼人之间,而狼人在家庭教师大卫和我之间,今晚不管死的是谁都能定位狼人的身份!”

  “那时候只要从三人间推出一个凶手我们就能破解古堡迷案离开画卷。”张元清心里一动。

  翟菜的语气和表情透着轻松和自信一副这局很稳的样子并隐隐透露出我要当MPV的振奋是。

  什么和给了他勇气和自信

  肯定不是智慧多半是角色专属技能,不知道他获得了什么专属技能。

  可惜不能问,张元清心里默默叨想他秋死了单传骑土眼呵道:“别高兴的太早,也许今晚死的就是你,”

  被女巫干掉技能再牛逼也使不出来,翟菜脸色一滞陷入了沉思,距离黑夜将临还有一刻钟左右。

  众人一边讨论一边绷紧神经~背靠着墙壁的天下归火说道:“董法师行凶动机很明显,物证也有相比起来驱魔人丹尼尔和狼人的嫌疑要轻些,丹尼尔没有知杀人动机,至于狼人是现场告诉我们现场的情况说明,狼人吞食古堡主人时没有遇到反抗,没有打斗当时古堡主人是无法反抗状态,就是不知道她当时是死亡状态还是昏迷状态。”

  三个致命伤不肯定,有先有后不赵城皇和孙淼淼积极参与讨论,张元清趁机道:“我需要足够安静的地方思考一些亊情,先回房间了。”

  三位圣者心里不解,但也没追问,任由他去只有翟菜所思迸入董法師的房同,张元清打开物品栏取出黑色木盒,再从木盒中取出冰笔,在系統的提示下支付了所有积分分

  使用扶乱技能,不能再藏着技能了,因为害怕晩上被女巫杀死的是自己。

  支付完技能,雕工精畑的冰笔自動脱落了,他的手掌刚停在桌面,同时冰笔开始融化,桌面出现了小水点。

  张元清重新握住冰笔,低声念道“杀死雅·兰斯的凶手,杀害害雅兰斯的凶手..”碎碎念中

  弘元情感感觉一股強大的カ量灌入冰笔,接着他的手掌不受控制的在冰笔的帯动下緩緩移动,于桌面写下一个字母D,下一刻依附在冰笔上的カ量消失。

  冰笔御底融化淹没了D字母。

  “D…”

  张元清皱起眉斗,尝试解这扶乱结果,几秒后他明白了“D字母的意思,六个角色里名字帯字母“D”但,分別是董法師、丹尼尔、大卫対应着他、単传騎士和天下归火。

  “所以天下归火才是那个狼人?恩~之前的推理没有错,凶手果然在三人之间。”张元清把桌面的水淒抹去,离开了,虽然扶乱没有給出准確的答案,但验正了他们的推理,凶手就在三人之间。

  不用担心再出什幺幺蛾子,亡城者归来的三位圣者坏在讨论着案情,翟菜双手抱胸背靠墙壁旁听但不插嘴。

  见张元清返回,他勾起嘴角料主动开口“想出什么线索了马!”

  张元清点点头“凶手应该在董法师丹尼尔和大卫三人中。”

  天下归火停止过论对他的说法不能信服“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狼人?”

  “直觉!”张元清说。

  “我相信你的直觉!”翟菜用点头。

  天下归火看了看元始天尊,又看了看单传骑士,觉得这两人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感。

  刚想说话,忽听一声尖锐的凄厉的猫叫周围迅速转暗,仿佛天边传来乌云遮住了阳光,血幕降临浓郁深沉的黑暗中,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死亡。

  “我的信息已经给出去了,今晚死的是我,翟菜应该能意会我的暗示,从董法师的丹尼尔租大卫里找凶手,虽然还是不太放心,但我要真死了也只能选择相信队友。”

  张元清脑海念头飞快和略显紧张的等待中他看见漆黑退去阳光线涌入。

  “天亮了,咦,我没死.....”张元清惊喜不已用,立刻看向同伴。

  单传骑土来天下归火和赵城隍的面孔逐一出现在视野,唯独没有了孙淼淼,但廊道上也没有孙淼淼的尸体只有一个焦黑出油人形轮廓。

  “孙淼淼不见了呢?”?”赵城隍盯着地上的上人形轮廓语气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翟菜。

  嘶的一声来到人形轮廓前,“这不就是吗!”

  “为什么是这种死法?女巫每晚杀人的手法都不同?黑夜时明明没有光但淼淼烧的连骨灰都不剩了。”

  “也有可能是身份问题,淼淼是兰斯家族的人,女巫和兰斯家族有仇,所以列外,特殊也说不定!”张元清语气颇有些庆幸死的不是天下以归火。

  “万幸大卫没死就行”翟菜也露出了笑容“开门吧,看看房间里有什么线索?”

  孙淼淼的死因不必要纠结,因为不管是翟菜的猜测还是元始的猜测都无法考证,至少现在无法考证。

  天下归火收回目光转身来到房门前用花费十点积分打开了房门。

  吱”他推开来木门,带着队友进入房间,房间的格局和之前两间如出一辙,也一样透着中世纪的朴素筒陋。

  不过这间房里有大量珍贵的羊皮卷,含金量碾压前两个房间。

  羊皮纸制造难度极大,材料珍幸,也有只有在中世纪是贵族专用。

  而在天下归火的房间里,羊皮纸足足有十余卷。

  翟菜主动走到书桌前心阅读羊皮纸,张元请则走向衣柜,天下归火和赵城隍在床铺和床底翻,很快张元清率先从衣柜里找到一个巴掌大黑的陶罐,陶罐里盛着漆黑的液体嗅了嗅,有股很淡的血腥味。

  “我这里有发友现!”他托着陶罐说道。

  翟菜天天下归火族和赵城隍立刻靠了过来,陶罐在三人间传递都不知道漆黑的液体是什么。

  赵城隍想了想道:“句芒,你尝尝张!”

  张元清沉吟,觉得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在不确定液体属性的情况下品尝是最好用检测方式。

  古堡天不封印物品和技能,以夜游神的强大生命力、自愈力,以及物品栏里的治疗道具和生命源液,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品尝。

  于是在三人好奇的目光中张元情端起陶罐,抿了一口。

  “什么味道?”三人连忙道。

  张元清砸吧一下嘴“里面是血,但有股说不上来的香甜,有剧毒,普通人喝了必死,对我没什么威胁”

  “也就是毒药咯~”翟菜点点头继续翻找。

  天下归火和赵城隍一无所获但阅读羊皮纸的翟菜发现了重大线索,他先是把一叠亚麻纤维的棉花制作的纸张发给三人传阅。

  “这是一封情书,古堡主人雅兰斯的女儿森迪写给家庭教师大卫的情书,森迪.兰斯爱上了俊美的家庭教师,但母亲已经打算把她嫁给贵族,她渴望追求爱情,不敢反抗母亲,少女无比忧有郁,她在情节里写道“啊,我的爱人如果你也爱我,请带我走。”

  “家教老师是情侣关系?或者单方面爱慕?”张元清和三名队友面面相觑

  翟菜又递过来一份羊皮纸人传阅了一遍,上面记截的兰斯家的历史,明确的写着兰斯家族是女巫家族,在百年前突然衰弱家族中的女巫全部死亡,黑魔法失传。

  这张羊皮纸遍布虫蛀的孔洞,看起来有些年代了。

  “我觉得不对劲你”张元清脸色严肃。

  天下归火问:“哪里不对劲了”

  “证明大卫是狼人的线索呢?为什么会没有证明太卫是狼人刀线索?”张元清沉声道。

  “大卫没有杀雅兰斯的动机,毒药情书,羊皮纸这些线索既不能证明大卫是狼人,也提供不了他杀人的动机。”天下归火道:“这说明大卫不是凶手。”

  城隍,看来你的角色是狼人,希望今晚死的角色不是你,不然我们就缺失最关键的线索了。”

  大卫他刚说完张元清就立刻反驳道:“凶手只能出在大卫、董法师和丹尼尔三人里,不可能是赵城隍的伦恩角色。”

  “大卫怎么可能不是狼人,一定哪里出问题了?天下归火和赵城隍不明白他为何如此笃定大卫在凶手之列。

  火师之耻皱眉道“你的理由呢?”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你懂得!”张元清张元清隐晦暗示,天下归火眉头皱的更紧了。

  “你在说什么了,我不懂什么。”

  闻言把边上的单传骑士也整愣了。

  “你不懂?”

  天下归火又加茫然又好笑!

  “你俩在说什么?”

  张无清和翟菜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神里的问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lo.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l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