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道心种魔_灵境行者
笔趣阁 > 灵境行者 > 第328章 道心种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8章 道心种魔

  第328章道心种魔

  “孽徒!”

  地宫中,一声厉喝回荡,灼热的阳炎气息卷过阴暗墓室,带来令人窒息的威压。

  一袭红色马面裙,眼眶面孔苍白精致的银瑶郡主,匍匐在地。

  那双眼眶漆黑而瞳孔血红的眼睛,不见阴冷凶厉,被畏惧和惶恐填满。

  在她前方,是身穿羽衣,负手而立的三道山娘娘,清冷出尘,高冷而威严,如同踩在云端的神女。

  相比之下,银瑶郡主虽然是个精致的美人,但气场和气质差了师尊不少。

  “师尊恕罪,蝼蚁尚且偷生,弟子畏惧死亡只想求存,是人之常情。您告诫弟子不能走‘同类’相残的邪道,弟子牢记于心,念在往日的情分上,请师尊网开一面,饶恕弟子。”

  银瑶郡主传出只有夜游神能听见的声音。

  把自己炼成阴尸后,她无法再像常人一样开口说话。

  老梆子冷冷道:

  “把自己炼成不死不活的阴物,便不是邪道了?”

  银瑶郡主“声音”里透着一丝苦涩:

  “弟子不像师尊,功参造化,寿元绵长。”

  她额头抵住地面,苦苦哀求,就像当初在师尊面前撒娇那样。

  银瑶知道,师尊表面高冷,近乎无情,实则心是软的,只要不是触及她底线的事,向来宽宏大量。

  当然,偷她棺材算不算触及底线,银瑶就不太确定了,所以要求饶。

  三道山娘娘冷冷道:

  “罢了,如今都是笼中困兽,为难你也没有意思。你好生在此待着,将来我若能脱离灵境,自会带你离开。”

  银瑶郡主暗松了口气,“多谢师尊!”

  三道山娘娘冷艳的眉眼渐转柔和,嗯了一声,道:

  “伱在此方世界的消息,是一个叫元始天尊的年轻人告诉我的,对他可有印象?”

  原来是他出卖我.银瑶郡主心里冷哼一声,回应师尊,“能活着离开这里的夜游神不多,弟子自然有印象,那小子,竟与师尊相识?”

  三道山娘娘露出一抹笑意:“很有意思的晚辈,与他打过几次交道,他的拜姿比你虔诚多了,说说他在失语村的表现。”

  师尊对这个叫元始天尊的年轻人很重视.银瑶郡主便将元始天尊在副本中的表现,详细的说了一遍。

  三道山娘娘面无表情的听着,没有打断,听的很仔细。

  等银瑶郡主说完,她问道:

  “你觉得此人天赋如何?”

  “很有急智!”

  银瑶郡主并不了解元始天尊,仅从失语村中的表现,当得起“很有急智”这个评价。

  三道山娘娘微微颔首:

  “将来脱离灵境,你便服侍他吧,既然成了阴物,需要一个主人温养。”

  银瑶郡主大惊,委屈道:

  “师尊,我,我可是您弟子”

  堂堂郡主,自然不甘心为奴为婢,供人驱使,她怀疑师尊在借机惩罚。

  “由不得你!”老梆子淡淡道。

  银瑶郡主不甘心,“师尊,您只与他打过几次交道,又对他了解多少,莫要被那小子蛊惑,我的跪拜或许不及他虔诚,但弟子对您一心一意,您不妨想想,他除了阿谀奉承,可有真心帮您助您爱戴您?”

  老梆子沉默了。

  不肖弟子这番话虽然是在为自己找借口,但并非没有道理。

  她与现实唯一的关联点是元始天尊,那个后辈天赋好,说话又好听,性情还算纯良,老梆子颇为欣赏,起了爱才之心,故而打算让不肖弟子服侍他。

  一方面是栽培元始天尊,另一方面是银瑶化作阴物,遗祸无穷,若没有“主人”时刻温养祭炼,修行将止步不前。

  而她自己懒得做服务弟子之事。

  但细细思量,确实有失妥当,那小子表面对她恭敬,焉知背后怎么议论她,比如——老梆子!

  银瑶虽然不孝,好歹是她的亲传弟子。

  见师尊沉吟不语,银瑶郡主忙说:

  “师尊,我有重要之事禀报。”

  三道山娘娘道:“说!”

  银瑶郡主直起身子,保持着跪姿,“我曾经从一个叫魔君的浪荡子口中得知金乌晋升人仙的情报,他说星辰和黑月有了归属后,藏着烈阳的副本终于开启了,师尊您能自由穿梭副本,或许,或许可以一试。”

  停顿一下,她又补充:“弟子只知道这么多。”

  这个情报她始终牢记在心,眼下师尊要把她送去服侍一个臭小子,银瑶只得拿出来表忠心。

  星辰和黑月都有了归属三道山娘娘蹙眉思索片刻,问道:

  “你如何得知的?那魔君又是什么人,为何与你说这些。”

  银瑶郡主脸色顿时扭捏起来。

  三道山娘娘没有逼问,凝视她片刻,道:

  “服侍元始天尊之事,暂且不提。”

  银瑶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一道柔和的金光穿透地宫,照在三道山娘娘身上。

  一道含糊不清的低语回荡在墓室中:

  “娘娘娘娘快出来,娘娘娘娘快出来,召唤材料很贵的”

  “娘娘娘娘快出来,娘娘娘娘快出来,召唤材料很贵的”

  卧室里,空调输送着冷风,伏魔杵散发出微弱的金光,而摆在它周围的材料,灵性迅速流失,汇入伏魔杵内。

  张元清左等右等,始终不见老梆子现身,这让他有些着急,忍不住碎碎念起来,希望能把老梆子召唤出来。

  上次的召唤仪式中,有那张羊皮纸充当媒介,且身处副本,而这一次,他在现实,也没有羊皮纸作媒介。

  张元清对能否召唤老梆子,心里其实没谱,他认为,既然老梆子已经能降临现实,那么,他需要做的,其实不是打开一条召唤通道,而是“敲门”。

  告诉老梆子,她虔诚的晚辈有事找她,老梆子自己就会过来。

  一分一秒的等待中,就在材料即将彻底耗光灵性,伏魔杵突然爆发强烈的金光,一道金灿灿的元神自伏魔杵中升起,浮于空中。

  三道山娘娘秀眉轻蹙,似乎有些不悦:“何事?”

  张元清纳头就拜:“恭迎娘娘,娘娘仙资绝世,风华绝代!”

  和弟子叙旧被打扰的三道山娘娘脸色稍霁,道:

  “好生说话,何事叨扰本座!”

  张元清起身,开门见山道:

  “娘娘,我们挖掘到了一处古墓,墓穴中立有一块石碑,写着纯阳教封魔地”

  刚说到这里,他便见三道山娘娘脸色陡变。

  张元清首次在这位冷艳的娘娘脸上,看到如此剧烈的表情变化。

  老梆子目光锐利的盯着他,沉声道:

  “你们可有打开石棺?”

  “有!”张元清点头,道:“不过娘娘您放心,我们已经灭了石棺里的魔头,魂飞魄散,我可以确定。”

  身为夜游神,他对灵体极为敏感,不可能出错。

  老梆子沉默了一下,语气凝重,道:

  “把你们在古墓中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本座,不要有任何遗漏。”

  娘娘这态度张元清心里一凛,正色道:

  “明白!”

  当即把进入古墓后的种种细节,不做隐瞒,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就差把姜精卫挥了几次旗都说出来了。

  当听到元始天尊坚信自己的品德,驳斥纯阳掌教时,老梆子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待元始天尊说完,她轻叹一声:“你们闯大祸了。”

  “您的意思是”张元清表情一变。

  “他确实是我师尊,也是纯阳掌教,但一个堕入魔道,滥杀无辜的恶徒,便是本座生父,也该大义灭亲。”三道山娘娘怒道:

  “本座是那种迂腐之人?封而不杀,自有原因!”

  发脾气似的训斥了一句,她接着说道:

  “当年,天地灵力渐渐稀薄,天下修士再难精进,这一切都如他所说,不曾骗人,但真正堕入魔道的是他,非我。

  “为了更上一层,纯阳掌教另辟蹊径,暗中修行心魔大法,导致性情大变,神智错乱,犯下无数杀孽。彼时我正在宫中闭关,冲击金乌之境。

  “待我出关后,才知师尊堕入魔道,闹得天下鸡犬不宁,正邪两道不得安生,于是便率纯阳教众清理门户,此战之后,纯阳教精锐死伤无数,就此没落。

  “本座不在碑文中指名道姓,是顾忌纯阳教的名声,给师尊留最后的颜面,陪葬品亦然。”

  原来是这样.张元清问道:

  “那为什么杀他不死?”

  老梆子叹道:

  “心魔大法是无面魔教的镇教绝学,就是你们所谓的“幻术师”,夜游神修行幻术师的法术,能有什么好下场?

  “杀不死他,是因为心魔大法中,有一招‘道心种魔’,以元神本源孕育一颗种子,植入旁人灵体内,以目标灵体为养分,死而复生。

  “要除掉他,只有封印,让时光杀之。或有人仙出手。

  “他先附身在那女娃娃身上,以她灵体为养分恢复力量,再利用你们对当年之事的好奇,胡编乱造,拖延时间他现在多半已经夺舍了你们当中的某一位。

  “你们这些灵境行者晋升速度太快,手段浅薄,岂能防住他。五行盟那长老还是一位玄武。”

  我们中有人被夺舍了?!张元清心里一凉,道:

  “该如何分辨夺舍?”

  三道山娘娘说道:

  “你以伏魔杵的净化之力洗涤肉身,再以星相术看他们的命宫。”

  命宫是一个人的本源,与命运相关。外貌可以改变,但命运不会变。

  “我知道了!”张元清恨不得立刻冲进关雅房间,看一看她的命宫。

  却听老梆子沉声道:

  “纯阳掌教并非灵境行者,他不受道德值约束,你们闯下大祸了。”

  PS:错字先更后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lo.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l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