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寻宝本能_灵境行者
笔趣阁 > 灵境行者 > 第107章 寻宝本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7章 寻宝本能

  第107章寻宝本能

  敲门声回荡在安静的办公室,细眼马脸的黑无常,看了一眼下属。

  少妇很润谨慎靠向门边,低声道:“谁?”

  门外响起低沉的,熟悉的声音:“是我!”

  “少妇很润”脸色一喜,急忙开门。

  他和天道不公关系不错,在黑无常的小团体里,横行无忌这些人的爱好,都已经被老大黑无常同化,渐渐对正常女性失去兴趣。

  只有天道不公和少妇很润,依旧对两条腿的异性有着强烈的性趣,而对雌兽退避三舍。

  门外的黑暗中,天道不公沉默的伫立,目光冷淡的扫过黑无常和少妇很润,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见到同伴冷漠的脸色,陌生的眼神,少妇很润心里陡然一沉,紧接着,他便看见“天道不公”从兜里摸出一尊巴掌大的泥塑。

  这尊泥塑是一个赤着上身的巨人,背着大山艰难前行。

  在黑无常和少妇很润惊愕的目光中,天道不公把泥塑丢进了办公室。

  咚!

  泥塑坠地,发出沉闷的重响。

  下一刻,黑无常和少妇很润被“定”在原地,他们身躯颤抖,肩膀如同扛着大山,难以动弹。

  站在门外的天道不公,抽出了插在腰间的手枪,对准少妇很润的脑袋,冷静的扣动扳机。

  “砰砰砰”

  子弹一颗颗钻入头颅,掀飞头盖骨,鲜血和脑组织溅射。

  而此时,少妇很润的身体才刚刚异化,坚硬的角质只覆盖了身体50%的面积,就被夺去了生命。

  天道不公站在门口,把枪口朝向了最里面的黑无常,砰砰砰剩余的子弹全部倾泻在黑无常身上。

  但难以伤害这位圣者分毫,即使不化蛊,纯靠肉身力量,巫蛊师也能轻易抗住子弹。

  见子弹无效,站在门口的天道不公直挺挺的倒地,门外的黑暗中,一道白衣身影缓步而来。

  黑无常望着那道逼近的白影,道:

  “圣杯在我的物品栏里,杀了我,它会被灵境回收。”

  傅青阳伸手在空中一抓,青铜八方剑入手,淡淡道:“都一样。”

  回归灵境,就意味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巫蛊师得到这件规则类道具。

  黑无常冷笑一声,大声道:“听见了吗,五行盟想让圣杯回归灵境。”

  便利店里,张元清吃完泡面,又点了一份关东煮,他靠在柜台前,和店员阿姨谈笑风生。

  “哦,阿姨您的儿子在商学院啊,商学院好,漂亮姑娘一抓一大把,您儿子的女朋友肯定很漂亮吧。”张元清羡慕道。

  “唉,不上不下吧。”阿姨叹口气,觉得这个年轻人说话很好听,就问:“小伙子,你在读什么大学?”

  张元清一脸唏嘘道:“我没读大学,我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所以觉得考上大学的人都是精英,我以前的梦想是考松海大学。”

  “松海大学啊,那可是了不得的学校。”阿姨说道,同时安慰:“现在大学生都不值钱,学历也没那么吃香了,进了社会啊,还是得靠自己努力。”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儿子只是普通大学生,但她竟然有了些许骄傲感,心情愉悦了许多。

  “嗯嗯,阿姨说得对,阿姨是过来人。”张元清连连点头,道:“阿姨能给我加勺汤吗。”

  阿姨就给他加了一勺。

  “谢谢,阿姨煮的东西真好吃,可以送我一串海带吗。”

  阿姨犹豫一下,就给了他一串。

  张元清喝着鲜辣热汤,和阿姨东拉西扯,忽然,一阵强烈的心悸感传来。

  开打了!

  黑无常果然潜伏在松海第三小学张元清表面不动声色,悄然召唤出小逗比,吩咐他去观战。

  他准备以灵仆的视角观战,这种局势不再观测中的感觉太糟糕了,真要出了意外,第一时间了解局势,也有利于他思考对策。

  再就是,他渴望看到高等级灵境行者的战斗。

  小逗比趴在地上,昂起脑袋,顿时被两侧货架的零食、饮料吸引,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渴望。

  你又不能吃东西,快去干活!张元清向他下达命令。

  大不了我回头买些零食,当着你的面吃,让你过过瘾他心里补充一句。

  小逗比恋恋不舍的爬出便利店,消失在黑夜中。

  伴随着黑无常的喊声,一道赤色的流焰从远处窜来,在傅青阳身侧炸开。

  像是一团烟火绽放,寂静的校园猛地一亮。

  四窜的流焰中,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显现,他没有近身攻击号称主宰境之下,堪称无敌的傅家公子哥,而是伸出手,猛的一握。

  空中那一道道流焰,凝聚出一根根火焰箭矢,箭头朝下,对准傅青阳。

  面对这位圣者巅峰的斥候,近战并非明智之举,哪怕他是火师。

  “你是五行盟哪个分部的执事,还是暗夜玫瑰私底下培养的火师?”

  傅青阳拄剑而立,深陷危机,脸色不变。

  戴面具的男人,声音粗粝,难辨音色,道:“你没必要知道。”

  握拳的右手朝下一按,漫天火矢激射。

  傅青阳在“箭雨”中漫步,或侧身或跨步或后退,手里的青铜八方剑挥出一道道残影,箭矢撞在剑锋,溃散成刺目的火花。

  他如同一台算力超强的电脑,预判了每一根箭矢的下坠轨迹。

  这個时候,黑无常抓住机会,一步一步,颤颤巍巍的走出了办公室。

  暗夜玫瑰的火师为他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你们已经暗中控制了‘天道不公’。”黑无常冷哼一声,他腹部鼓起球形,一点点上移,而后卡在了喉咙处。

  “呕~”黑无常剧烈干呕起来,吐出一只体型堪比足球的蟾蜍。

  “咯咯.”蟾蜍鼓动腹部,发出响亮的鸣叫,接着,它张开血盆大口,喷吐出绵密的紫雾。

  这些紫雾就像浓烟一样,在校园上空弥漫,聚拢,很快形成一片“低空云层”,校内的植被迅速衰败,失去生机。

  傅青阳皱起了眉头,斥候没有毒抗能力,而毒气不是靠闪避就能应对。

  突然,笼罩校园的紫雾朝着某处角落“流淌”,就像泄洪口一样,快速流逝。

  黑无常脸色微变,扭头看向“泄洪口”,只见一尊三米高的人形血肉,张开大嘴,正贪婪吞噬紫雾。

  这能让圣者都忌惮的毒雾,对他没有半点作用。

  “蛊王?!”

  黑无常声音尖锐的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傅青阳,你居然私通蛊王,好啊,好一个傅家少主,好一个五行盟执事。”

  那火师嗤笑道:“姓傅的,咱们半斤八两,谁都不比谁高贵。暗夜玫瑰至少还是守序阵营,你的下线比我还低。”

  傅青阳不屑解释,选择沉默。

  蛊王狂笑道:“说得没错,傅青阳,多谢你给我的情报,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狂笑声里,蛊王吸光了紫雾,周身血肉鼓起,做蓄力状,俄顷,一道道细密的针的血雾,从毛孔中喷射而出。

  这股血雾没有笼罩校园,而是凝成一尊五米高的,面目模糊的巨人。

  身为主宰境的巫蛊师,只要愿意,蛊王能毒杀松海一片区的人口,但那样的操作太粗糙,对于强大的巫蛊师来说,对雾气的掌控,精细的操作,才是真正的技术活。

  而这一点,圣者境的黑无常,远不如蛊王。

  血雾巨人迈着轻盈的步伐,逼近黑无常。

  当是时,沉沉夜空中,降下来一道澄澈明净的光柱,笔直的打中蛊王。

  “嗤嗤~”

  血雾在金光中消融,蛊王发出痛苦的咆哮。

  日之神力!

  在澄澈光柱降临的瞬间,那位大护法暴露了自身的位置。

  他就站在教学楼顶,披着黑色的斗篷,戴着黑色的面具,俯瞰着楼下的众人。

  夜风中,一缕纤细的红线,触手般的伸了过来,紧接着,成千上万道的红线炸开,它们宛如密集的放射性光束,一丛丛,一片片,缠向大护法。

  这些红线的源头,是一位穿着宋代风格长裙,戴银色面具的女子,她凝立于空中,裙摆飞扬,风姿卓绝。

  大护法身影凭空消失,旋即又在半空中浮现,他的脚踝出缠着一根细如牛毫的红线,正是这根线,把他从夜游中拽了出来。

  “哼!”

  大护法从鼻腔中发出了一道声音。

  霍然间,那根红线窜起明亮灼热的的金焰,轻而易举的熔断。

  这时,夜空里响起一道叹息声:“今天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

  话音落下,校园里,原本枯死的植被换发生机,长出一丛丛嫩绿的青草,树苗钻破水泥地面,几秒内长成参天大树。

  顷刻间,这所小学便被森林覆盖,充满了生机。

  不仅如此,一只只动物的虚影从天而降,它们有的是成群结队的猴子,有的是直立两米的棕熊,有的是白玉般的巨象,有的是独来独往的斑斓猛虎

  这些动物双眼空洞冷漠,森然的注视着场中的生灵。

  校园外的铁栅栏处,圆润可爱的婴灵趴在栅栏缝隙间,瑟瑟发抖的朝内张望。

  灵仆身体里是张元清的意识。

  此刻,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并不是非要展现出毁天灭地威能才算强者,学校里那几位高等级灵境行者,他们释放出的气息,他们施展的技能,都让张元清发自内心的战栗。

  尤其是当森林降临,动物出现,张元清敏锐察觉到,这所小学被封锁了。

  青蒙蒙的光幕将它笼罩。

  “百花会的长老,等级比我想象的要高,这是好事,但又是坏事”

  好事是指,黑无常和暗夜玫瑰成员,一时半会很难逃离。

  坏处是,官方掌控主导权的话,即便止杀宫主得到名册,也要面临妥协,只希望她能聪慧一点,把名册给毁了。

  突然,张元清察觉到小逗比离开了栅栏边,朝学校外的十字路口爬去。

  这不是张元清在操纵,也不是小逗比自己的想法,更像是一种本能

  短暂惊愕后,张元清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在这个紧要关头,小逗比寻宝的本能发动了。

  婴灵还小,就连交换能力都才刚刚掌控,更高一层次的寻宝技能,则无法控制。

  附近似乎有什么宝贝,吸引了他,激发了他的寻宝的本能。

  PS:错字先更后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lo.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l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