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五章:新武技(大章求月票)_人生副本游戏
笔趣阁 > 人生副本游戏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新武技(大章求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新武技(大章求月票)

  那苍老混浊的瞳孔在触碰到方尖碑的一瞬间,就骤然收缩。

  剧烈而狂暴的呓语宛如激昂奏响的乐曲,在刹那间在老人的脑海中炸响。

  他的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扭曲的血肉在他的肌肤下蠕动。

  是陷阱——

  他挣扎的身躯,想要后退,但是这一切已经为时已晚,他刚刚挥出的力量太大,在那何奥拉动他身躯的力量同时作用下,已经带着他的身躯彻底失控。

  就像是一辆刹不住车的汽车,直直的撞向了前方的深渊。

  只在瞬息之间,他的整个身躯伴随着拉他进入方尖碑的力量一起,彻底没入了方尖碑幻影光滑的表面。

  浓郁的漆黑掩盖了他的视界。

  这是虎杖老人第一次进入这方尖碑的幻影中,他试图去观察周围的景象,但是狂暴的污染不断的冲进他的大脑,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观察周围的一切。

  他只能感受到一片扭曲的黑暗,周围的光影都只如同一块块破碎的碎片。

  就像也一片漆黑的黑暗中,一块巨大的镜子被打碎,浑浊的灯光照耀在镜子的碎片上,勉强反射出些许破碎的光辉。

  他能明显感觉到,越往前去,这扭曲的状态也就越重,那处于破碎和稳定之间的时空,会将进入这其中的一切撕碎。

  哪怕他身体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所能感受到的撕裂感也完全不同。

  逃出去——逃出去——

  破碎零散的思绪在他脑海中浮现,只是瞬间便被那如同海啸一般的呓语所淹没。

  但是他的身躯还是立刻做出了行动,他松开了那被紧紧握住的碧绿拐杖,毫不犹豫的转身撞向来时的方向。

  扭曲的血肉在他干瘦的身躯下蠕动着,些许蔓延的红光覆盖了他的整个身躯。

  他体内的力量似乎有了自我的意识,正在向着四面八方蠕动。

  一张张若隐若现的脸颊伴随着他的移动,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涌去。

  而在前方的黑暗深处,站在这破碎的光辉之间,何奥随手将碧绿的拐杖丢出了空间,握住无影剑,注视着虎杖老人。

  扭曲的污染依旧在冲击着他的意识,鲜血也在顺着他的肌肤渗出。

  这些污染似乎并不来自于某一个个体,而是多个个体缠绕而扭曲形成的绝望和疯狂。

  以至于它的强度甚至要比普通的天使还要高上许多。

  不过这还并不足以影响何奥的行动。

  他脚下所踩的地方,依旧是一片黑暗,但是他的能感觉到脚下踩着某种地面。

  这似乎是曾经这座方尖碑的地基残留在这片区域的‘倒影’。

  此刻他和虎杖所站立的地方,其实都是这片破碎时空边缘,再往深处去一点,脚下的这些‘地基’也大概率不复存在了。

  他在将身体没入这片方尖碑幻影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这种状态,而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这片破碎的空间也并不属于荣光之城。

  在这片空间里,虎杖无法从周围获得力量的补充。

  那无尽体力的外挂被打掉了。

  不过,其的意志力强度还是有些超出何奥的预估。

  脑海中的思绪在污染的风暴里飞转,何奥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他向前一步,手提着无影剑,一剑刺向虎杖的胸口。

  “啊!!!”

  而虎杖也发现了从黑暗中冲出的何奥,那瘦削苍老的手掌在瞬间变得粗壮巨大,他伸出手掌,拍向何奥。

  虎杖老人转过头来,嘲笑般的看着何奥,“小子,你以为你把我拖到这里来了,你就能赢了?!”

  “笑话!”

  一张脸颊从那手心中挤出,裂开嘴,露出尖锐的牙齿。

  “笑话!”

  “笑话!”

  ······

  一声声嘲笑声从老人的身躯,手臂,大腿,脖颈,几乎每一个身体部件上发出,重迭起来,构成了尖锐的啸叫。

  “哈哈哈,”

  听到了这么多应和,老人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然后他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失神喊道,“你们是谁?!!”

  “是谁?”

  “谁是谁?”

  “这就是我!”

  “新世界的我!”

  “世界即将重启,而我就是新世界的主宰!”

  “神明赐我重生!”

  “神明赐我重生!”

  “哈哈哈”

  黑暗中的每一句话都仿佛来自同一个个体,但是又来自不同的声音。

  纷乱的声响构成了扭曲而尖锐的乐曲,回荡在破碎的光辉之间,如同污染浪潮上的浪花,点缀在这黑暗之中。

  那原本苍老干瘦的身躯迅速的膨胀起来,一张张脸颊从那身躯之上挤而出,同时张开嘴,发出扭曲的笑声。

  而那拍向何奥的手臂也愈加的用力。

  何奥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他抬起手中的无影剑,向上斩出。

  锋利的剑刃瞬间切了那扭曲的血肉,然后碰到了某种坚硬的骨骼,随即强大的力量也作用到了何奥身上。

  何奥的身躯被击飞,滚入黑暗中。

  “哈哈哈,不自量力的小子!”

  那手掌上的脸颊张嘴大笑,被无影剑切开的血肉迅速愈合。

  “他以为断掉我和荣光之城的联系,就能战胜我了?”

  肩膀上的脸颊也笑道。

  “他在做梦!”

  低沉的声音在另一只手臂上响起,“现在我更加强大了。”

  一张张脸颊嘶吼着,嘲笑着,与此同时,他们的身躯也迅速向着进来的方向靠去。

  但是下一秒,那个青年再次出现在了黑暗中,一剑向前刺去。

  砰——

  这一次,青年也是轻而易举的被击飞。

  “雕虫小技!”

  那臃肿的身躯上,一张脸颊哈哈大笑。

  与此同时,他的身躯也依旧向着进来的方向,那通向荣光之城的方向冲去。

  而也就在他脚步抬起的瞬间,黑暗中的青年身影再次出现。

  巨大的手掌与剑刃相撞,将那持剑的身影击飞。

  何奥落在地上,鲜血已经覆盖了他的身躯,其中有污染造成的溢出伤害,也有攻击中被反震造成的损伤。

  虎杖虽然失去了无尽体力,但是他本身远超何奥的力量依旧在。

  青年握紧了手中的剑刃,剧烈疼痛从他的身躯上传来,他能感受到,他的骨骼上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裂纹。

  “小东西,你出来,我要杀了你!!!”

  已经化作臃肿怪物的老人张开嘴,看着可视度极低的黑暗,发出愤怒的吼声。

  随着时间过去,他的身躯越来越扭曲,身上的脸颊也越来越多。

  那扭曲的污染正在完全重塑他的身体,彻底毁掉他的意识,哪怕是扭曲的理智,都正在离他远去。

  他不想完全失去理智,当他完全变成没有章法的疯狂怪物的时候,他不一定能打得过眼前诡计多端的青年。

  “一个问题,”

  何奥的身躯从黑暗中浮现,他注视着老人,沙哑着问道,“如何才能进入你们真正的‘通天塔’?”

  “小东西,你想知道?”

  那臃肿的身躯上的脸颊一张张裂开嘴角,露出尖锐的牙齿和粘稠的唾液,“你过来,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我就告诉你。”

  何奥的身形瞬间消失,如同闪现一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剑劈向了他的面门。

  “来的好!”

  老人身上的脸颊都剧烈的颤抖着,抬起手拍向何奥。

  重击武技!力量增幅20%。

  锋利的剑刃一瞬间旋下了半只手臂,但是依旧被老人反击了回去。

  而这一次,何奥落在地上,毫无停留,再次瞬间向着老人冲来。

  无形的剑光冲向老人庞大而臃肿的心口。

  看着那剑光冲来。

  老人这次后退半步,直到剑尖抵达即将他的血肉之上之时,两只粗壮的手臂才突然从他的腰间生出,左右拍向何奥。

  这距离如此之近,一旦拍中,能瞬间把何奥的身躯拍成血沫。

  何奥立刻收剑防守,抽身后退,那手掌拍在他的剑刃上,带着恐怖的力道压向他的胸口。

  噗——

  何奥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后仰。

  在这瞬间,老人毫不犹豫,身形瞬间消失,一步向着这空间之外冲去。

  只要他回到了荣光之城,这小子必死无疑。

  但这个时候,倒飞出去的何奥再次一步向着老人冲来。

  面对这再次冲来的青年,老人这一次没有攻击,而是四肢手臂环在身前,面朝何奥挡住身躯,同时整个身躯向后仰倒。

  他的身躯已经触碰到了这片空间的边缘,些许光辉顺着他所触碰的地方蔓延到这处黑暗中。

  无形的力量开始从外面的城市蔓延进他的身躯。

  事实上,因为有了先手的优势,何奥此刻已经追不上他了。

  他注视着那不断追来的青年,嘴角勾起狰狞的微笑,似乎在嘲讽青年做了这么多,最后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何奥则平静的注视着那已经扭曲成怪物的老人。

  他抬起剑,一步向前,只在瞬间,身形就出现在了老人面前。

  “什么?!”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青年,老人那一张张脸颊的瞳孔同时收缩。

  来自大脑的模糊记忆告诉他,那身法,就是他自己的身法。

  因为身体的扭曲,他自己其实已经无法这么好的使用这身法了,速度被大大降低。

  怎么会——他只是看了两遍——

  虽然扭曲的思维被惊讶充斥,但是老人还是立刻抬起了四肢手臂,挡向何奥的攻击。

  刚刚的几次,他都这样轻易的挡下了何奥的攻击。

  虽然随着污染的浸入,他现在无法控制自己已经开始觉醒‘自我’的身躯,体力也在战斗中有所衰减。

  但是对方的状态明显比他更差。

  那无形的剑刃几乎瞬息之间就抵达了他的身躯之间。

  长兵器武技,尖端增幅30%。

  何奥将自己的整个身躯都当做了长兵器投掷而出,刺向了老人手臂。

  咔——

  那宽大的手臂被瞬间刺穿搅碎,锋利的剑刃继续刺向老人的胸口。

  而这个时候,老人脸颊上却似乎没有多大的惊讶。

  他看着何奥,似乎早已料到何奥还有这一招,他剩下三只手臂瞬间收回,盘结在身前。

  扭曲的血肉闪烁着红色的光辉,然后凝结成一片坚固的骨盾。

  铿——

  锋利的剑尖触碰到骨盾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时光仿佛都在此刻静止了下来。

  那剑尖只是没入了骨盾数毫米,就再也无法向前。

  那臃肿庞大的怪物身躯借着何奥刺剑的冲击力,以更快的速度向着外面冲去。

  他要借助何奥的力量更快的离开这里。

  哪一张张扭曲狰狞的脸颊注视着何奥,张开了大嘴,似乎在嘲笑。

  而何奥只是平静的注视着眼前的骨盾,手中握紧了剑柄。

  刚刚与老人交战的场景在他脑海中浮现,细密的能量回路,繁复的肌肉调动,那击中之后,又再次爆发的力量。

  他并不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二段爆发格斗技巧,在西托副本,他就曾经从那个副本的幕后黑手维纶特手上学到过某种使用二段暗劲的技巧,只是一直没能完全融合进自己的拳法。

  嘣——

  无形的剑刃毫无征兆的骤然向前,那看似坚固无比的骨盾被瞬间洞穿,崩碎成散落的骨片。

  武技,二段破!

  在原本武技的增幅下,爆发二段力量,再次增幅35%。

  这是他融合了虎杖老人的二段爆发武技技巧,维纶特的暗劲技巧,以及他自身拳法创造出来的二段武技。

  锋利的剑刃毫无停顿的刺进了老人臃肿的身躯,刺穿了他胸口中连为一体的五个能量汇集点。

  这一切发展的太快,快到老人根本没有时间反应过来,那一张张嘲弄的笑脸宛如冻结一般僵硬在了那里。

  砰——

  两道身影同时顺着那冲击力向前,冲出了这黑暗破碎的空间,穿过了无形的屏障,滚落在了那扭曲的阳光下。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分开滚落在破碎的大理石广场上。

  嗡——

  无形的剑刃划过天空,落在燃烧的火焰边缘。

  那已经化作臃肿身躯的老人艰难的站了起来,他看着何奥,抬起手臂,

  “那是——我的武技——不——不是——你怎么会——你这个怪物——!!!”

  他的身躯前弓,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嘶哑的发出吼声,跪坐在地上。

  他的身躯颤抖着,扭曲的鲜红血肉从他身上如同塌陷的沙堆一样崩塌。

  来自荣光之城的能量仍旧在从四面八方向着他涌来,填补进他的身躯,然后又毫无停顿的从他的身体里泻出。

  他的能量回路已经破碎,就像一个碎成破片的陶罐,无论再往里面加多少水,也都装不下了。

  但他的生机还未完全的断绝,流入他体内的能量减缓了他体内能量崩碎的进度,他艰难的抬着手,看向何奥,似乎挣扎着还想站起来,

  “你这个怪物——”

  何奥从地上站了起来,布满肌肤的细密伤口被瞬间撕裂开,密密麻麻仿佛千万针刺的剧烈痛苦刺激着他的意识。

  这个新武技二段破的增幅是在原本武技上的增幅,在原本武技增幅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增幅。

  最后那一瞬间,何奥的身体素质抵达了一万三千多,接近一万四的程度。

  这对于这具原本是C级的身体来说,还是有点超纲了。

  虽然他提前用神识护住了主要关节和能量回路,但是那瞬间集中爆发的力量还是撕碎了他的大部分肌肉和血管。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或者低级超凡者的话,这种伤势几乎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他注视着前方跪在地上的虎杖,抬起手,无影剑回到了他的手中。

  或许是一早就异变成了某种怪物,亦或许是长期在荣光之城存在,虎杖对于方尖碑的污染的抗性要比何奥预估的要高很多。

  再加上这家伙意志力也不弱。

  即便身体和认知都发生了严重的扭曲,但是他还是保持了些许扭曲的的理智。

  这种理智驱使着虎杖拼命的想要逃离方尖碑幻影内的空间,也给何奥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不过何奥也利用他这种想要逃出去的想法,创造了击杀的机会。

  周围的火焰仍旧在澎湃的燃烧着,青年看着仍旧在挣扎的虎杖。

  他能感受到伴随着虎杖生机的消逝,这座城市似乎在产生某种无形的变化。

  而也就在这时,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何奥骤然抬起头来,看向一旁炽烈燃烧着仿佛要将一切吞没的火海。

  他抬起手,无影剑从他手中脱手而出。

  在他手指之处,炽热的火浪喷涌出汹涌的火舌,那吞没一切熊熊燃烧的火焰之海颤动着,向着两侧分开。

  四千八百字,有点事耽搁了一下,加上写多了,稍晚,明天应该也是下午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lo.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l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