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你也是有人疼的_全网黑后,她回乡下养老了
笔趣阁 > 全网黑后,她回乡下养老了 > 第140章 你也是有人疼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0章 你也是有人疼的

  第140章你也是有人疼的

  许轻知听着她弟痛苦的嚎叫声,突然想起了小时候。

  那时候家里的稻谷成熟了,许富强为了能多赚一点钱,没有卖给稻谷贩子,而是找人借了货车准备自己运到米厂去卖。

  小时候借到的货车跟现在的大货车不一样。

  前面是三轮的,后面车架子上搭着铁板子。

  自己晒好的稻谷装成一包一包,用皮筋牢牢捆在货车后面,捆得高高的,满满当当。

  发动货车需要一个Z字型的铁棍,把那铁棍钻进车头前面,然后用力的上下转圈搅动,直到车子发出‘嘟嘟嘟’的声音,整个车身颤抖起来,才是发车成功了。

  那时候绝大多数地方都还没修路,凹凸不平,地面是黄泥土和鹅卵石。

  她爸在运稻谷的半路翻了车,摔到了腰。

  小轻知就依在家门口,一手扒拉着门往外望,阿婆拿着活络油给她爸的腰上一下一下推,她爸叫的特别惨,还哭了。

  小轻知从来不知道,玩‘老鹰捉小鸡’那么厉害的爸爸,竟然也会哭鼻子,然后小轻知也哭鼻子了。

  她手心里还攥着想去小卖部买红色芒果干的两毛钱,那钱紧紧攥着,可她一点都不想再吃红色芒果干了。

  嗯,不想了。

  日子啊,会越来越好的。

  爸妈现在也不用去外面做小工,看人脸色吃饭,在家忙活就能赚钱挺好的。

  王燕梅火急火燎的走出来,说道:“轻知啊,你三姨婆打电话过来哩。问你那个网上商城啥时候上线哇。你志明表叔好几个合作对象都加不上你的微信,买不了菜,好多天了,现在都在问你表叔。”

  许轻知接过王燕梅递过来的手机,跟对方打了声招呼:“喂,三姨婆。”

  三姨婆:“诶,轻知啊,你那商城到底啥时候上啊?”

  许轻知:“快了,就这两天。”

  三姨婆长叹了口气,“你最近在群里限购,志明这边正好碰到一个合作方特别想买你家的菜一直买不到。可惜这限购,我们也没法买多了的送人,你看能不能让我们多买点。”

  “可以啊,三姨婆,你想要送什么菜跟我妈说,我这边单独给你装个箱子。”许轻知自然不会拒绝,一时的限购只是为了防止那些高价代购乱象。

  三姨婆是亲戚,更何况还帮了不少忙,她也没理由会拒绝。

  三姨婆看许轻知答应了,一扫原本惆怅的语气,高兴道:“行嘞,咱们家轻知现在可真有出息,种菜这么好吃,长得又好看,还不晓得什么样的男人有福气娶到你这样的哦。对了,你志明表叔认识很多公司老板,都是单身,长得还帅。上回我见着了一个,帅的不得了咯,你要不要认识一下?”

  “哦,那个,表婶的预产期是不是好像快到了,我再给您寄些鸡蛋和鸡过去。”许轻知话落,不让三姨婆有可回答的机会,接着道:“三姨婆,我待会儿还要下地去看看菜,把手机还给我妈了。”

  许轻知直接把手机递给了她妈,然后下地去看菜苗了。

  温珊珊跟在许轻知后面,拿着手机敲字敲个不停。

  早上她发在朋友圈的包子照,引起了热议,尤其是她在朋友圈把这菌子肉包夸出了天际,搞的大家都想尝尝。

  好些人也都知道,温家儿子车祸后一直食不下咽,现在在村里养着,不仅能吃饭了还吃的贼香。

  那菜就是网上热议的两百块一斤的蔬菜。

  所以有人问,温珊珊也就说了菌子是在山里自己采的,卖菜老板的妈妈亲手做的包子。

  于是卖菜群除了问网上商城上线的事情,就是问老板能不能上点菌子卖的,想尝尝自然的野味。

  原本温珊珊不发包子,许轻知也就打算宣传一下菌子的。

  她想了一下,这菌子正常市场价都是八十块一斤。

  阿公想赚钱还了二伯那八千块钱,采菌子可比他一大早担着五毛钱一把的水葱去赶集卖划算多了。

  晚上吃完饭,许轻知送阿公回家的路上,就跟阿公说了采菌子卖这件事。

  许冬如吸溜了下鼻子,拿出帕子擦了擦眼角,说:“不用卖,那些人想吃,我摘些送给他们就行了。反正山上多的是,又不要钱。”

  “我到时候寄出去,那快递是要花钱的,好几十块呢。”许轻知心里明白,她跟阿公去扯一堆人力成本,时间成本,阿公不一定能弄明白。只需要告诉他,卖出去一些自己也得花钱,就行了。

  许冬如一听要几十块的快递费,果然就改了口:“那本来也赚不了好多钱,快递还得赔本哦,那阿公就都听你的,反正阿公搞不懂这些。”

  “行,后面我跟你一块山上摘菌子,你找菌子,我来摘,到时候赚了钱,你给我买糖吃。”许轻知说。

  “行嘞。”

  三轮车一路开进了小院,许冬如从三轮车后面下来,院子里的黄狗立马凑了过来围着阿公摇尾巴,热情的很。

  阿公用帕子抹了抹冻得发冷的鼻头,然后把帕子揣进中山装的口袋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自家孙女,“呐,阿公今个儿钓了三条鱼赚了十块钱,给你买了两根棒棒糖。你揣着,别给子君看见了,没给他买。”

  许轻知笑出声,珍重的把两根棒棒糖揣进自己兜里,小声的跟地下党碰面似的,“我晓得嘞,我回家偷偷地吃。”

  “嗯。”许冬如脑袋点了点,招招手:“你快回去哩,天都黒了。”

  “好,我走了,阿公。”许轻知把三轮车调转一个方向,就嘟嘟嘟开走回家了。

  回到家,许轻知看到她弟,开口就问:“阿公给你买了啥吃的?”

  许子君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西瓜泡泡糖,问:“姐,你咋知道?阿公还说让我偷偷吃,别告诉你。”

  许轻知从口袋里掏出两颗棒棒糖,“阿公给我买的。”

  西瓜泡泡糖两毛钱一颗,棒棒糖五毛钱一根。

  嗯,有对比了。

  “阿公真是的,从小到大都是这一套,太偏心了。”许子君郁闷的扁着嘴。

  许轻知拿着棒棒糖敲在他天灵盖上,“有买给你吃就不错了。”

  随后,那根棒棒糖丢在他怀里,“这根给你吃。”

  “谢谢姐。”

  许轻知上楼回房间了。

  其实阿公这么做,是因为小时候她哭着闹着说大家偏心弟弟,那些年弟弟因为年纪小,更加得到爸妈的关照。

  阿公阿婆就想用这样看似偏心的方式告诉她,小轻知,其实你也是有人疼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lo.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l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